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 > 博九平台是官方的吗 >

造成謠言的擴散范圍擴大

2020-03-19 20:26 点击:

  隨著微博、微信、移動客戶端(App)等新興媒體的發展,以“微”“小”為特征的“微時代”(Micro Era)到來,基於微信、微博等微媒體平台的微內容(microcontent)成為受眾在碎片化時間接收信息的主體。微媒體平台的交互性傳播模式,加快了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信息傳播的速度、廣度和深度,尤其是微信、微博和抖音平台的疫情信息傳播體現出了更明顯、更靈活的時效性,體現出全天候、全介質、全覆蓋的疫情信息傳播能力。

  節點傳播是指信息在節點之間以互動式共享為特征進行的傳播行為。①微媒體平台網絡傳播節點數量的無限增加使網絡傳播路徑的數量不斷增加,從而加速了疫情信息的實時更新與連續性傳播。各類新聞網站將微博、微信、抖音等微媒體作為流量導入口,以跨平台傳播的方式發揮疫情防控宣傳的最大效果。

  一方面,官方主流媒體作為傳播節點的中心,准確及時地傳遞官方發布的最新疫情信息和政府部門的權威信息,以一對多的“KOL(Key Opinion Leader)傳播方式”,以鐘南山、李蘭娟等專家以及地方政府領導作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核心人物,對疫情輿論進行必要的引導,堅持正面報道,力爭讓官方信息跑贏謠言。另一方面,除了精英主體外,還有更多的普通網絡用戶在微信、微博以及抖音平台即時發布和分享與疫情相關的動態。尤其在微博場域內,既有央視新聞、人民日報等主流媒體,也有各醫療公益機構、醫務工作者以及新冠肺炎的患者等。微博平台的“關注”與“被關注”建立了用戶之間的“連接”關系,每一個連接點都是網絡傳播節點,疫情爆發后出現的各種社會問題在各傳播節點之間不斷發酵,形成輿論“火種”快速傳播。

  在“去中心化”的微媒體平台,疫情信息鏈接交織,得到了更廣泛的傳播。信息技術的發展進一步完善了“信息流”運動的“基礎設施”,移動終端上的微應用層出不窮,越來越多的中年和年輕用戶傾向於使用微信公眾號的新聞推送、微博熱搜、抖音上的新聞類短視頻來關注新聞,方便在碎片化時間即時獲取新聞信息。微媒體憑借其交互性傳播模式和強大的信息功能,助力疫情信息廣泛傳播,使疫情相關動態霸佔了微信朋友圈和微博熱搜,成為引導輿論關注點的重要力量。各媒體利用微媒體的平台特性,以多樣化的媒體產品形態打破新聞信息生產傳播的閉環,使更豐富的新聞資源轉向了移動端。比如《長江日報》官方微信的疫情相關文章主要以“文字+照片”的形式呈現﹔《人民日報》官方微信在微信平台推出了“新聞海報”﹔“川報觀察”App推出了“戰疫小課堂”MG動畫短視頻﹔上觀新聞、澎湃新聞等則以“數據新聞”形態實時推送新冠肺炎疫情動態。

  微媒體平台的下沉市場疫情科普使疫情信息傳播內容更具深度。微博、抖音短視頻作為重要的資訊平台,是主流媒體發布重要信息的新渠道,同時記錄著疫情科普知識、專家解讀以及民間支援力量等信息。平台上的“同城”推送是受眾了解地級城市交通、地級市疫情狀況、醫療最新信息的重要渠道,發揮著下沉市場疫情科普信息普及者的作用。關於疫情的實時追蹤,媒體疫情新聞,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知識的科普,醫療防護知識的科普,鑒真辟謠,專家解讀,各地門診的信息匯集等,都在下沉市場得到了浸入式的傳播推廣。科普類短視頻對接抖音平台,與媒體和政務號入駐的抖音號融合,形成圖文資訊+短視頻的信息矩陣,全方位助力疫情信息多渠道擴散。

  微信平台在疫情期間成為疫情信息傳播的集散地。傳染病監測系統能夠使用數據共享技術來准確追蹤社交媒體數據,利用社交媒體平台來監測疫情傳播動態以作為官方補充性的信息源,實時掌握疫情最新動態,實時連接醫務人員、疑似感染人群、相關專家以及普通大眾,保障醫療保健服務提供商和當地、國家,乃至國際醫療機構保持順暢通信,起到提前預警的作用。

  微信平台上的新冠肺炎疫情實時動態追蹤頁面綜合了國家及各省市衛健委、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最新發布的權威消息,信息來源全面可靠,每名微信用戶都可以隨時隨地查詢疫情信息,包括各地的肺炎確診病例數、疑似病例數、治愈數、死亡數等等。疫情地圖覆蓋全國已有病例所有省市,實時匯總更新各省市甚至國際發布的最新疫情通報,以及各地針對疫情採取的防控措施以及防控成果。

  廣大微信用戶除通過微信朋友圈擴散的實時疫情追蹤系統以及各類公眾號推送來掌握疫情動態外,還在不少微信群發起募捐救助鏈接。除了個人募捐,不少企業包括阿裡、百度、字節跳動、快手等等都對武漢各醫院進行了募捐救助,其捐助行為都在社交平台上得到了網民的肯定。

  電視新聞直播以“快”為前提,注重在短時間內將重要的新聞事件告知觀眾,而微博平台的“慢直播”與公眾常規認知的直播形態不同,沒有剪輯鏡頭、沒有專業的后期制作,原生態地將每一個細節线日晚,央視頻在微博平台開啟的“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的慢直播引發全國網友“在線監工”。在這樣的場域下,微博平台就像一座“共景監獄”,網友們在任何時候進入直播都可以看到施工現場的畫面。

  微博“共景監獄”為網絡監督提供了一種渠道。在新媒體時代,社會意見處於真正的“自由市場”中,整體上“監視環境”的權力主體已經弱化,依附於媒介平台的權力主體開始分化,形成彌散的權力主體。從個體上而言,彌散的主體在監督過程中形成的“協調社會”能量在相互博弈中消耗,但從整體上而言,“監視環境”的主體群落正是現代媒介編織的巨大監督網。②被監督的個體也成為監督主體,沉默的網民不再沉默。

  知識素養和媒介素養整體偏低的農村以及邊遠縣城是肺炎防治防控的薄弱環節,媒體抓住用戶通過微信公眾號以及抖音上的新聞短視頻等社交媒體平台瀏覽新聞的習慣,在下沉市場大力宣傳,利用短視頻傳遞疫情信息,在抖音和快手上開設短視頻專號,形成圖文資訊+短視頻新聞的信息矩陣,便於疫情信息多渠道擴散,使縣城、農村的用戶有了更多獲取疫情信息和防疫方法的渠道。

  抖音和快手用戶通過短視頻就能了解到個人防護知識以及各門診的信息匯集,通過點贊來表達對武漢醫護人員獨特的關懷、對支援人士的贊賞。比如,韓紅捐贈的第一批物資到達武漢的畫面在抖音和快手等短視頻平台廣泛流傳,得到了網友們的真誠贊賞。

  在媒體對災難的儀式化建構中,情感的喚起與規馴是微小而又重要的機制。媒體通過追憶慘狀的發生和緬懷受難者,以及對奮不顧身的英雄氣質的歌頌,喚起凝聚力和團結感的產生,這種情感的共享,可以帶來一種神聖感和升華感,有助於強化政治、文化或者社會認同。③主流媒體發布的新聞海報中多“最美逆行者”“武漢加油”“眾人拾柴火焰高”等儀式化表達,激起公眾“眾志成城”的悲壯情緒,引發出各類公眾號“雞湯化”敘事偏向。

  災難題材的攝影和視頻不僅直觀形象,還能瞬間引起情感共鳴,引起社會共情效應。但是過度煽情化的表達就變成了“災難美學”,即新聞媒體為博取受眾的眼球,為災難場景強加意義或象征,制造出“美學意象”,以具有沖擊力的畫面激發人們對人性的反省。比如抖音上一女孩對著殯儀車哭著喊媽媽的視頻,引發網友的同情和嘆息。這類作品過多使公眾在感性的氛圍中沉浸於感傷,致使公眾無意識地自我麻痺而逐漸喪失批判反思的能力。

  微媒體平台信息豐富,其交互性傳播模式及把關人的寬容化反成為滋生謠言的溫床。

  在微信平台,龐大的用戶基數為謠言傳播形成大的效應提供了最基本的群體聚集,微信自身的閉環式傳播特性和強關系“人情捆綁”,讓謠言有了大肆傳播的可能。④微博平台上網絡輿論監督的表達、傳布和聚集的門檻較低,微博評論下的群體性聚集與討論干擾視聽,容易使個體失去理智,情緒化傾向嚴重,言論片面偏激。

  由於微媒體平台上的網民素質和知識水平良莠不齊,一些網民缺乏責任意識和法律意識,在微信朋友圈以及微博上隨意發布關於疫情的虛假消息,使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出現諸如“天津飛機噴洒消毒藥水”“吸煙有助於預防病毒”等謠言。一些網民缺乏辨別真實信息和謠言的能力,在從眾心理支配下盲目轉貼,造成謠言的擴散范圍擴大。

  微媒體的輿論場域內的疫情信息傳播主要分為兩個渠道:一個是權威發聲,其中包括政府、專家以及主流媒體的微博、微信公眾號和短視頻專號﹔另一個是普通民眾發聲,包括一線醫護人員、肺炎感染患者及其家屬、志願者及其他民眾。

  從透明效應上來看,政府和媒體必須滿足公眾對新冠肺炎疫情的知情權,包括每日新增病例數、死亡病例數以及治愈病例數等。一方面,媒體需要保証疫情信息公開透明,倡導居於主導地位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另一方面,媒體又肩負著危機時期的“非常使命”,即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維持社會穩定。但是在微媒體平台“共景監獄”場域下,輿論場話語空間的“去中心化”,加上輿論監督主體的擴大,容易形成對被監督對象的討論甚至批評。網民們時刻監督著與疫情相關的政府動作、物資供應、社會保障及捐贈等情況,使被監督對象成為公眾議題並產生相應的公眾輿論。

  微媒體逐漸成為一種重要的溝通渠道與獲取新聞信息的媒介。政府和媒體不僅要利用好微媒體平台的傳播優勢,還要利用好電視新聞、廣播、宣傳展板、LED顯示屏、懸挂條幅等傳統宣傳方式進行疫情防控宣傳,打造全方位的疫情信息分發格局,做好輿論引導工作。

  【本文為重慶大學傳媒工作坊大學生科技創新團隊階段性成果,項目編號:006】

  ①張佰明:《人的整體性延伸的傳播形態——節點傳播》[J],《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2014年第5期

  ②彭華新:《論當代媒介環境中輿論監督的權力嬗變》[J],《國際新聞界》,2014年第5期

  ③黃月琴:《“心靈雞湯”與災難敘事的情感規馴——傳媒的社交網絡實踐批判》[J],《武漢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2016年第5期

  ④牛慧清 錢夢姣:《淺析社交媒體中謠言的傳播和消解機制——以微信謠言傳播為例》[J],《新聞戰線》,2016年第7期

  (劉海明:重慶大學新聞學院教授﹔高杰:重慶大學新聞學院碩士研究生 來源:“青年記者”微信公眾號)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